April 28, 2017      23:19

You are here

生命見證:誰說本性難移—從沉默女到傳道人


0

8

0

1

 

成長背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

 

我出身于一個小康之家,爸爸在大學裡教書,媽媽是音樂家,拉小提琴的,我還有一個哥哥。在別人眼裡,父母有那麼好的工作,我們成長於這樣的家庭一定很幸福。可是從小我和哥哥都很認同一句話:“家家有本難念的經“。家裡頭的事情是我和哥哥都覺得難以向人啟齒的,即便講出來別人也不一定會明白我們的感受。

 

原因在於我的媽媽,她常會做些不可理喻的事情。她的脾氣暴躁,思想也比較混亂,常常覺得別人要陷害她或她的兒女,她甚至連自己的丈夫也要防備和懷疑。父母因此常常為一些瑣碎的小事吵架。

 

比如,我爸清早起來上班,媽媽就覺得爸爸是特意吵醒她,不讓她睡,於是就發生了家暴……最嚴重的一次是我媽拿刀砍我爸,我爸用手擋了一刀,送醫院後發現手筋斷了,需要縫針。

 

由於媽媽是這樣的人,我們都不怎麼跟她溝通,也不敢與她溝通。我爸是一個學者,做研究的,可是他年紀比較大,我們兄妹倆也是很少跟他交流。我們在這個家庭裡長大,物質方面一點不缺乏,然而如果有選擇的話,我寧願物質上貧窮一點,但求父母關係融洽,並能與我們子女有情感上的交流。

 

這樣的家庭背景,造就我成了一個安靜得恐怖,缺乏安全感的人。

 

記得我剛升初中時,家裡從一個較富裕的地方搬到鄉村,我因而轉去另一個地區上中學。來到新的地方,我一個人也不認識。在陌生的環境中,我初一整個學期基本上沒說過一句話,每天只是托著腦袋聽老師講課。

 

後來有同學回憶起那時候,她說坐在我的前面,本來有問題想問我的,但看見我一聲不響,凶巴巴的樣子,她就沒敢出聲,又把頭轉回去了。可見那時的我,外表冷酷,拒人於千里之外。其實背後是缺乏安全感,怕跟人溝通。

 

接觸教會

人生的意義是什麼

 

高一那年,我的班主任是當時我們教會的弟兄。在他的邀請下,我和班裡幾個同學一起參與教會開辦的物理補習課。補習是免費的,唯一的條件是課後大家要一起看聖經。我是抱著只來拿好處,絕不被教會影響的心態去參加的,對於聖經的資訊都是左耳進右耳出。

 

然而有一次,我們在查經組看了一部紀錄短片,片後,老師說我們每個人都是有靈魂的。他用了手套和手的比喻來解釋,既簡單又深刻,這引起了我的興趣,就想要更多地瞭解。從那刻起,我對神的話語不再那麼封閉。之後就去了教會,聽到牧師講解關於豐盛人生的內容,同時也親身領受到弟兄姊妹們無條件的愛。我漸漸發現教會裡的人很特別,他們口裡怎麼講,行動上就怎麼做。

 

去教會不到一年,我與同學有天外出午餐,竟然看到教會的牧師親自在街上派福音的宣傳單張。那一幕對我的觸動相當大,至今仍深刻地印在我腦海中。由此我更確實地知道,認識神的人是口裡怎樣說,生命也是怎樣行的。我仔細觀察他們的生命時,真的能看到一份豐盛和自由。

 

我開始漸漸思考人生的意義和目標,是不是要像他們一樣?再後來我就上了委身課,並於2008年進大學之前受了洗。3年後,我又去了全時間培訓。

 

立志服事

委身給神的終極目標

 

有人問我,“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考慮要去全時間服事神的?是什麼事情觸發你有這個想法?”

 

其實在我決定要受洗的時候,心裡已經想到將來要去全時間服事神。因為在我的認知裡,服事神是每個委身給神的基督徒的終極目標,基督徒早晚是要服事神的。產生這樣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是受到老師生命力的感染,想要效法他們。

 

當時除了有牧師給我們查經以外,另有一位照顧我們的同工,就是G老師。她是教會裡年輕的老師,大學剛畢業就參加了全時間培訓。那時候我就想過,將來會不會也和她一樣,讀完大學後就去培訓呢?

 

我知道做傳道人不是那麼容易的,不但生命素質要好,與神關係要親密,而且最起碼的是要說很多的話。無論是傳講神的話語還是輔導別人,都離不開說話。這對我的挑戰就大了。前面分享到,我是最怕與人溝通的,又害怕陌生人。我感到自己離全時間服事神的要求還太遠。

 

雖然如此,神還是很恩待我。教會裡的老師經常給我們提供機會參與到神的工作裡,讓我們可以在不同的崗位上服事,如參加外展、短宣等等。

 

在教會服事的過程中,我也有意地靠著神來對付自己怕生、怕說話的軟弱。比如需要打電話關心新朋友,起初我要預先設想雙方的對話,對方會怎麼問,我要怎麼回答,然後寫下草稿。

 

一段時間下來,用這種方法訓練自己,使自己不再過分安靜,而是刻意地多說話,多去關心別人。神總是很鼓勵人的,當我們願意克服自己的軟弱,靠神的恩典嘗試突破時,神就會樂意地使用你來鼓勵其他人,把祝福帶給他人。

 

主動回應

經歷神奇妙的帶領

 

我能踏上服事的路,S城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

 

我是喜歡動物的人,尤其是狗,大學也是念與生物相關的學科。我知道做獸醫是跟主的大使命無關的,卻又很嚮往畢業後能開一家自己的動物診所,前鋪後居,24小時為小動物服務。心想:我不是要追求錢財什麼的,只是實現一個夢想,也沒有什麼不好。反正服事神是早晚的事,晚一點也沒什麼不可以的。

 

所以那段日子,我一直徘徊在做獸醫和服事神中間。在這猶豫期間,也就是5年前的暑假,念大二的我跟陳老師來S城短宣,神透過一件很小的事情對我的心說話。

 

當時我住在一位同工的家裡,在我們睡的那個房間的角落放著一張桌,我注意到桌下有個小小的垃圾盒。儘管我看到了,但是好幾天,我都無動於衷。直到有一天,我忽然發現那個盒裡的垃圾已經被倒掉,換上了乾淨的垃圾袋。猜想一定是與我同住的姊妹做的。我立刻非常地後悔:為什麼我觀察了這麼多天都沒去做,以至於神最後要鼓動別人去做?而等到我想做已經沒有機會了。

 

透過這件很小的事,神使我看到,如果我還是和從前一樣,持著旁觀者的心態,保持安全距離觀望的話,那麼,祂會興起別人去作一些事。神提醒我不要再做冷眼旁觀的人,要起來回應祂的呼召。神的計畫是必須要有人來完成的,既然我有服事的心,就應該趁著有這感動馬上回應,不然等到神感動別人去做,我只能坐在那裡後悔,哀哭切齒,捶胸痛哭了...

 

經過神的這次提醒,我的服事就從一個被動的狀態轉變到主動地去回應。於是,回到H城之後,9月份剛升大三的我就與老師在我所念的大學裡一起開展起福音工作。當我們憑信心去嘗試,就看到神會開路預備那些尋求祂的人。我體會到唯有從被動轉移到主動為主作工,才能經歷到神奇妙的帶領,才能更明白天父的心意。

 

越走越明白的一條道路

憑著信心配合神的工作

 

 

 

當雅偉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,我們好像做夢的人。

我們滿口喜笑、滿舌歡呼的時候,外邦中就有人說: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!

雅偉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,我們就歡喜。

——詩126:1-3

每次讀到這段經文,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被擄帶回錫安的人。我當時行在路上,對於很多事是不明白的,就像做夢一樣,是模糊的。現在回頭去看,原來神很早就已經把服事的心志放在我的裡面了。如果不是憑信心走出去的話,我真的看不到神早已設定的計畫。我也開始明白,我們不是非要等到完全清楚神的計畫和心意才去跟從祂,因為那根本不需要信心,而是要放手交托,主動地回應神並配合祂的工作。在屬靈的旅途中,我們往往要先踏出去,走向前,才能看到神美好的心意和宏大的計畫。

 

之前說到我喜歡動物,也曾有開動物診所的夢想。然而神向我揭示了一個真相,也是在我參加全時間培訓之後。那是第一次出去實習講道,我不小心被一隻貓抓到,然後手臂上就起了很多的疹子。那時我才知道自己其實是對貓和其他動物過敏的。於是恍然大悟,原來我的夢想只能是夢想,我是不可以接觸動物的。神清楚知道這個限制,祂知道我想要的對我不好。如果不是神帶領我走出去,我體會不到祂愛我的美意。

 

認識神,服事神是一條漫長的路,必然會遇到困難,但如今我確信雅偉的愛,我將不再退縮,只要繼續向前,必會看見神更大的作為,服事的路也能走得更踏實。

 


Search

Search form


Popular Posts


Latest Tweets